維基人職場的小彆扭 2017 年版 (台灣維基媒體協會十週年研討會閃電講)

事件模擬 - 關於恐懼

關於恐懼

如果身為校務會議的學生代表,時常需要會與行政人員、系主任、教授折衝交涉,如果師長戲謔地說:「同學你是不是哪一門課程還沒有修啊?」


aroundyou 君作了如下的回應:



這樣諷刺性的言論似乎不應該出現在校務會議中。
也許,應該要求簽訂「會議共識章程」,不得將師生關係或個人私德置於會議討論中。
類似要求,建議討論研擬細則,並尋求教師連署支持,並正式簽訂通過。


有一次校方倉促地規劃汽車停車,在勝利校區女生宿舍那條小巷子,一下子畫了好幾個停車格,原本夠小的巷子被壓縮了三分之一,更何況路人還得提防自行車與機車(那時候整個宿舍校區,還沒有禁止機車通行。),學生會發起了校園連署要求總務長(土☆系教授)撤除,學生會會長正好是土☆系學生,他本人低調地將這件事交給不是土☆系的幹部們處理。

也許他擔心學分被教授當掉?也許教授品格高尚不屑這番小道行徑。

這樣的顧慮、這樣的恐懼,對於共事的伙伴們是很重要去地去彼此關心、進行瞭解的!恐懼與否也許因為個人特質而不同,但是之所以會感到恐懼,也是因為我們正要去改變它,因為體認到「師」、「生」權力關係的不平等,而「權力是爭取來的!」,不要期待有什麼救世主從天上掉下來砸到路人甲。

說個故事好了,其實也不過是幾十年前的事。 整個社會儘管已經解嚴了,白色恐怖已經不再了,但是現實是仍然身處在威權統治底下,三月野百合運動要求老國代下台、召開國是會議等等之後,教授們、學生們回到了校園,以學生政府的理念創設學生自治聯合會,學生們能夠自己處理學生的事物(非常樸拙的解釋),在這之前,公共事務、本土、統獨、政治等等任何的談論都是禁忌,今日喧嘩奔放的言論自由,其實是前輩一點一滴爭取來的,逐漸地衝撞頑固的體制,逐漸地獲得鬆動。

台大新聞社以開天窗的方式,反抗校園不合理的出版審稿制度,逢甲新聞則是拒絕了繼續編輯校刊的工作,獨立發聲出版學生自己的刊物,成大經緯社則抗議校方政策,在校園內舉辦了一次遊行活動,並且與各系會籌組學籌會,經由學生直接普選方式組織學生會。經緯社創社不易,由於設立的宗旨對校方「敏感」,所以是經由全體系會系總幹聯名簽署同意之後才設立的,而創社社長要畢業也不容易,因為他舉辦了校內遊行,舉發校園內有國民黨黨部等等,在炎熱的夏天,學校為了這個「搗蛋份子」有沒有畢業的資格,特別地召開了審核會議,教官發表意見阻撓,教授說:「如果他已經到達畢業學分標準,還有什麼理由不讓他畢業!」最後這位學長得到他應有的學位。

相關網頁:三月學運現場筆記 http://tw.groups.yahoo.com/group/desert_lily/message/62

相關問題:研究生與大學部雖然同樣是學生,但是如果因為汽車停車位問題,發生「利益的衝突」,請問該如何看待處理?問題背景是這樣子的,當時機車與汽車都可以在校園的宿舍校區裡通行,忽然在校區裡一下子劃了許多汽車停車格,儘管學校沒有做這樣的明確說明,但明顯地是因為研究生的需要,因為停車格嚴重壓縮自行車與路人的路權,所以最後學校在學生反彈下後來也撤掉這些停車格。

如果今天學生會是大學部與研究生雙合一的代表性組織,身為其中的一員,如何看待兩者「利益的衝突」?

待續...

留言

aroundyou表示…
你引的那段話好像是我的

你從夢大co來的?
planetoid表示…
Hi, aroundyou好久不見:
對啊!這是引用你當時的回應。
我除了在夢大發表文章,也在blog發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