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感減一工作坊的參加心得

事件模擬 (後話) 風險預防機制

電影中,歹徒挾持了一部公車,女主角說:「他們是恐怖份子,只是想要引起媒體注意,想等媒體記者到了之後,再把公車引爆,趕快趁現在派狙擊手槍殺歹徒!」,FBI幹員的主角還是決定與車上的歹徒談判,逐漸地說服歹徒將兒童與老人陸續地釋放,甚至提議讓自己當人質來跟其他的人質替換,在對話的過程中,歹徒突然引爆公車。

如果我是那位FBI幹員,我會要如何因應進行危機處理?
1. 我想要什麼?
2. 我有什麼?
3. 我要怎麼作?
4. 日後應該採取什麼方式預防風險?
電影中主角在採取的系列行動中,其中之一是「調查有色人種的社會團體,並且監視哪些學生團體平常會發表對米國不利的言論。」'''將有可能犯罪的人納入管理''',建立起風險預防機制,的確是事前「有效率的」預防方法,問題在於這樣的行政效率,背後須要怎樣的行政權利和官僚運作來配合,民主國家議事效率低落,除了我們喜歡的理由「議員無能」之外,反應著社會間不同團體間繁複的溝通,為了維護民主社會的安全秩序,所採取有效的解決方案,是否反而侵害到更基本的民主社會奠基的價值?事件模擬所企圖獲得的危機處理方案,是否也可能發生手段背離了目的?
事件模擬在事件題目的設定、時間節奏、衝突性的安排,經過講者的過濾篩選,而重新在冷氣房內展現,脫離了現場發生的情境因素,增強了故事中想說的那個部分,於是那不是一個過去狀態的橫移,而是嶄新的事件開端,進入許多可能性的平行空間。
相關文章:
* 事件模擬相關文章

留言